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楼主: 太阳神

[发友屋代金卷] 雍禾植发1800单位,让自己不再那么抽象吧!

    [复制链接]

1

主题

1

好友

253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5Rank: 5

贡献
5
发币
166
威望
5
发表于 2017-5-25 00:44:01 |显示全部楼层
这是做完手术后,在手术室外拍摄的照片。
22.jpg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1

好友

253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5Rank: 5

贡献
5
发币
166
威望
5
发表于 2017-5-25 00:44:54 |显示全部楼层
马上端午节了,北京的天气,热的让人骚气十足,又是大裤衩又是短裙的。不过,端午节我还会接着整理我的照片,还有日记,望大家继续围观!
同样的,我觉得既然是日记,没有一番反思,简直对不起日记的含义。所以,我还会在以后的日记中,继续将我的心情以及我对植发的理解,逐一与各位一起分享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1

好友

253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5Rank: 5

贡献
5
发币
166
威望
5
发表于 2017-5-25 00:45:27 |显示全部楼层
植发日记,第四天:

    本人姓名:黄东红,1985年生人,籍贯在神奇的云南,中国传媒大学硕士研究生,联系电话:15210807746, QQ:549002791.现居,中国传媒大学35号楼307室。

  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,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老人如是说。但是,他撒谎了,因为没过多久,他就不坚持了,跳到汨罗江里去了。

        又见端午节,今年的端午节频繁在我脑海中跳跃的是“偏执”二字。植发,不就是偏执的结果嘛,哈哈。自屈原而下,中国人的精神气节基本随着项羽无颜见江东父老,自刎乌江而去了。取而代之的是,以刘邦为代表的,喜欢往儒生帽子里撒尿的人。有的人说这叫草莽气息,但我个人更偏向于是耍流氓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一直到了晚晴,王国维自投昆明湖,为大清殉节,民国时期才会出现诸多才俊。恰如鲁迅,到死的时候的临终遗言是:“我谁也不原谅”。这就是偏执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很可惜,这种偏执,从戴尔·卡耐基的成功学著作《人性的弱点》传入以后,各种教你如何圆滑的图书漫天都是,演讲与口才,不就是教人怕马屁嘛,呵呵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对植发医院,我也有偏执,但是这个偏执可能与各位的理解不一样,先从“证件”说起吧。因为,有不少植发医院在教你如何辨别所谓的证件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中国的衙门多,需要的证件自然也多。传说,我即将拿到的中国传媒大学的毕业证与学位证其实不算是证件,必须到了地方教育厅去,给人家验证后,盖上一个红戳,才能叫做证件。当然,别人给你盖章,你自然是耽误了别人宝贵的时间,所以还得算上手续费的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也不知道是去年还是更远一点,有媒体爆料称,某派出所宣布,户口必须来一个年检,不然就算是黑户?忘了,反正是有这么一出闹剧。最后,被很多学者称之为中国的办证经济学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事实上,虽然我是学传媒的,但是据我所知,有很多记者都是没有记者证的。尤其是,网络媒体、以及编外的记者。要是按照正常的逻辑,没有记者证,是不能采访新闻。但是,要真这么执行下去,中国传媒的机器貌似很难运转起来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  所以,我对所谓的医疗的若干证件,并没有太多的在意。因为,这些证件,给了我也看不懂,不知道这些证件有没有年检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其次,所谓的证件齐全,最多能证明的,也就是说,植发医院并没有偷税漏税,为北京市的GDP发光发热。要是交的税收多一点,可能还会得到北京市某衙门的奖励,比如会给予一定的户口指标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当然,我这么说,并不是鼓励大家不去计较这些东西,纯属个人观点,与植发医院无关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我没有专家情节,也没有看人家证件的情节,那么我是如何选择了最后的植发医院呢。暂且先卖个关子吧,先来看看我第一天的植发故事吧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因为之前已经做过了很多次毛囊检测了,所以剩下的其实就是如何在1700到2000之间划一道线了。最后,选择了一个折中的数字,1800单位,本来想要个1888的。多几个8字,想着会不会带来一点好运,可惜最后没成。因为,我不想多付那88个毛囊的钱,植发医院又不免费送我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但这就涉及到了一个比较尴尬的问题,因为我的发际线不规则。为什么不规则呢,据医生介绍,我天生额头就大,用古人的话,叫做天庭饱满,也算是有福之人,呵呵。但是,却不符合现代的审美,因为我的脸型不符合所谓三庭五眼。也就是说,我脸的长度比例,不符合这样的规范:把脸的长度分为三个等分,从前额发际线至眉骨,从眉骨至鼻底,从鼻底至下颏,各占脸长的1/3。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  所以,划发际线确实是一个问题,要是按照三庭五眼来弄吧,我确实不需要种植多少头发,或者所,其实我还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脱发。要是不按照这个来吧,把发际线往下移,也不合适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最后,我也闹不清楚了。脸型不规则,没办法。看来,我真是的是生错了时代,应该生在喜欢天庭饱满的朝代,没准能有不少好运气。医生给我比划了不同的发际线,但是说实话,每次我都是装作自己认真看的样子,表示不太满意。其实,我根本不懂,尤其是光着头,谁知道长出来的发际线会是什么样子的呢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反复表示不满意后,医生反复的调整,弄了六次左右吧,我寻思着,医生那点真才实学也应该差不多都给折腾出来了吧。自己对着镜子,装作很认真的样子,看了看,笑着问问旁边的护士妹子,如何。很深沉的宣布,要不就这么着吧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1

好友

253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5Rank: 5

贡献
5
发币
166
威望
5
发表于 2017-5-25 00:46:17 |显示全部楼层
大家观摩一下,我这为什么就不规则了呢,呵呵
33.jpg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1

好友

253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5Rank: 5

贡献
5
发币
166
威望
5
发表于 2017-5-25 00:46:45 |显示全部楼层
发际线画完了,现在轮到下一个毛囊单位数的问题了。其实,在我做植发之前,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。我如何才能保障,自己确实是移植了那么多单位。换言之,1800个单位,是不是都齐全了,会不会少了几根,或者更多(当然这个貌似不太可能)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如何让我知道自己确实没花冤枉钱,最后医生告诉我,这个可以数的。他们会保障每10个毛囊放在一起,一堆堆的可以数出来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明天在向大家汇报手术的具体情况吧,手术的术后,想了很多问题。我甚至把我的未来规划也想了一遍,所以叙述起来可能会很精彩哦,往大家继续围观,欢迎回帖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1

好友

253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5Rank: 5

贡献
5
发币
166
威望
5
发表于 2017-5-25 00:47:12 |显示全部楼层


植发日记,第五天:

本人姓名:黄东红,1985年生人,籍贯在神奇的云南,中国传媒大学硕士研究生,联系电话:15210807746, QQ:549002791.现居,中国传媒大学35号楼307室。


詹姆斯无需植发,还是拿下三双,带领热火夺得了总冠军了。吃着粽子,看着比赛,还是蛮享受的。不过,北京的天气真热,焖得慌,空调开到了16度,看完球后,有一种想穿羽绒服的冲动。

之所以会这么说,是因为这两天老感觉后脑的头皮微微发麻,头皮有些紧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期没洗澡的原因,当然不是因为植发后不敢洗,而是等到想洗澡的时候,寝室的热水已经停了。

要想理清植发手术那几个小时的事,头绪有点乱,总感觉有很多要说的,但是却始终找不到最合适的角度介绍。直接说植发手术的高潮,却又不合适。

因为,有人研究过,要是人活3万天,也就是活到83岁。一个人高潮的时间,只有15分钟。这15分钟包括了,你不管使用了牛鞭、虎鞭、还是什么功效的东西,就只有15分钟。要是追求那15分钟的高潮,一下子井喷了,总感觉少了味道。还是得从植发路边的事,说起吧。

在进手术室之前,我问过了医生,大体的会遭遇那些事。毛囊提取、毛囊分离、毛囊打孔、毛囊种植,应该还有别的,但是忘了,因为医生说了几个专有名词。当时,我以为我懂了,但是现在好像没弄懂,记不起来了。

对了,在手术之前,还有一个体检的抽血化验。抽血之前,我被我了很多问题,也就是术前协议上面的问题。多是关于,我有没有某些疾病,以及对某些药物过敏的问题。问我的时候,我非常严肃的做好了回答的准备,但是我蒙了。

因为,我根本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些情况。本人心宽,但体不阔,身体素质一直较好,没有做过什么手术。我甚至不知道,我有没有被使用过青霉素、抗生素之类的药物。总之是比较被动的,支支吾吾的就过去了,第一次感觉我在智力上输给了别人。

当时,我的第一印象是,埃及那个狮身人面像,也就是那个经典的猜谜,但又是寓言的故事。说的是这么个事:有一种东西,早上四只脚走路,中午两只脚走路,旁晚后三只脚走路,请问这个是什么?

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,也没搞懂。其实,说的是人,小的时候爬着,所以是四只脚。长大了,学会走了,两只脚。等到老了,有个拐杖,所以是三只脚。

认识自己,但是我们其实对自己的身体并不了解。在经历了,智力上被普及了医学常识后,我心有愧色。假装迫不及待的,和抽血的护士妹子一起走了。

手术之前的插曲完了,就该说手术之前的准备了。因为,我划完了发际线,已经到了中午了。中午了,就该吃饭了,我上午已经吃过了早餐,并不感觉太饿。我挑衅的问医生,不是不痛嘛,可以先把毛囊提前了,再出来吃饭嘛。

医生表示可以,没问题。但是,护士门不干了。你想呀,让这帮妹子饿着,先做手术,她们肯定是不乐意的。因为,我看过他们的技术,说在植发速度上,可以很快。1800单位,我寻思不也就是一个多小时嘛。

当然,我这个提议自然是很无理的了,还是先会病房、等着吃饭吧。等着的意思是,医院已经给我定了午餐。打开电视没看多久,护士就给我送过来了。没人陪,护士也不愿意和我一起吃,只能自己囫囵的吃了。

上了个厕所,看了看手机、钱包、衣服,又到卫生间里,照了照镜子,最后拿起了电话,拨通了大学本科室友的电话。聊的内容,其实与植发无关。假装关心最近生活怎么样,心里想着别的事,但至于是想什么,我现在也没想明白。

也许,这就是人。碰到事情的时候,不想一个人呆着,总也想着听听别人的说法,但是又不想真听别人说。需要的,也许就只是有人在耳边吵吵两句。

深呼吸后,我直接走向了手术室,把脚停在了手术室门外的红线上。之所以要停在哪里,是因为一个护士说,进去了以后,就是无菌的了。重新换了拖鞋,跟着护士走进了手术室。

走进手术室,我愣住了。里面居然在放着甲壳虫(披头士)乐队的,yesterday。






智力第一次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,我居然不了解自己的身体,当然不包括下半身,呵呵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1

好友

253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5Rank: 5

贡献
5
发币
166
威望
5
发表于 2017-5-25 00:47:42 |显示全部楼层
植发日记,第五天:

    本人姓名:黄东红,1985年生人,籍贯在神奇的云南,中国传媒大学硕士研究生,联系电话:15210807746, QQ:549002791.现居,中国传媒大学35号楼307室。


詹姆斯无需植发,还是拿下三双,带领热火夺得了总冠军了。吃着粽子,看着比赛,还是蛮享受的。不过,北京的天气真热,焖得慌,空调开到了16度,看完球后,有一种想穿羽绒服的冲动。

之所以会这么说,是因为这两天老感觉后脑的头皮微微发麻,头皮有些紧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期没洗澡的原因,当然不是因为植发后不敢洗,而是等到想洗澡的时候,寝室的热水已经停了。

要想理清植发手术那几个小时的事,头绪有点乱,总感觉有很多要说的,但是却始终找不到最合适的角度介绍。直接说植发手术的高潮,却又不合适。

因为,有人研究过,要是人活3万天,也就是活到83岁。一个人高潮的时间,只有15分钟。这15分钟包括了,你不管使用了牛鞭、虎鞭、还是什么功效的东西,就只有15分钟。要是追求那15分钟的高潮,一下子井喷了,总感觉少了味道。还是得从植发路边的事,说起吧。

在进手术室之前,我问过了医生,大体的会遭遇那些事。毛囊提取、毛囊分离、毛囊打孔、毛囊种植,应该还有别的,但是忘了,因为医生说了几个专有名词。当时,我以为我懂了,但是现在好像没弄懂,记不起来了。

对了,在手术之前,还有一个体检的抽血化验。抽血之前,我被我了很多问题,也就是术前协议上面的问题。多是关于,我有没有某些疾病,以及对某些药物过敏的问题。问我的时候,我非常严肃的做好了回答的准备,但是我蒙了。

因为,我根本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些情况。本人心宽,但体不阔,身体素质一直较好,没有做过什么手术。我甚至不知道,我有没有被使用过青霉素、抗生素之类的药物。总之是比较被动的,支支吾吾的就过去了,第一次感觉我在智力上输给了别人。

当时,我的第一印象是,埃及那个狮身人面像,也就是那个经典的猜谜,但又是寓言的故事。说的是这么个事:有一种东西,早上四只脚走路,中午两只脚走路,旁晚后三只脚走路,请问这个是什么?

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,也没搞懂。其实,说的是人,小的时候爬着,所以是四只脚。长大了,学会走了,两只脚。等到老了,有个拐杖,所以是三只脚。

认识自己,但是我们其实对自己的身体并不了解。在经历了,智力上被普及了医学常识后,我心有愧色。假装迫不及待的,和抽血的护士妹子一起走了。

手术之前的插曲完了,就该说手术之前的准备了。因为,我划完了发际线,已经到了中午了。中午了,就该吃饭了,我上午已经吃过了早餐,并不感觉太饿。我挑衅的问医生,不是不痛嘛,可以先把毛囊提前了,再出来吃饭嘛。

医生表示可以,没问题。但是,护士门不干了。你想呀,让这帮妹子饿着,先做手术,她们肯定是不乐意的。因为,我看过他们的技术,说在植发速度上,可以很快。1800单位,我寻思不也就是一个多小时嘛。

当然,我这个提议自然是很无理的了,还是先会病房、等着吃饭吧。等着的意思是,医院已经给我定了午餐。打开电视没看多久,护士就给我送过来了。没人陪,护士也不愿意和我一起吃,只能自己囫囵的吃了。

上了个厕所,看了看手机、钱包、衣服,又到卫生间里,照了照镜子,最后拿起了电话,拨通了大学本科室友的电话。聊的内容,其实与植发无关。假装关心最近生活怎么样,心里想着别的事,但至于是想什么,我现在也没想明白。

也许,这就是人。碰到事情的时候,不想一个人呆着,总也想着听听别人的说法,但是又不想真听别人说。需要的,也许就只是有人在耳边吵吵两句。

深呼吸后,我直接走向了手术室,把脚停在了手术室门外的红线上。之所以要停在哪里,是因为一个护士说,进去了以后,就是无菌的了。重新换了拖鞋,跟着护士走进了手术室。

走进手术室,我愣住了。里面居然在放着甲壳虫(披头士)乐队的,yesterday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1

好友

253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5Rank: 5

贡献
5
发币
166
威望
5
发表于 2017-5-25 00:48:08 |显示全部楼层
植发日记,第六天:

    本人姓名:黄东红,1985年生人,籍贯在神奇的云南,中国传媒大学硕士研究生,联系电话:15210807746, QQ:549002791.现居,中国传媒大学35号楼307室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披头士乐队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名噪一时。不修边幅、披头散发与基督教的虔诚格格不入,毕竟摇滚本身就代表着叛逆。尤其是,在美国巡演后,那帮上帝的选民们,被刺激了,随后各种运动揭竿而起。例如,美国的毒品、性滥发,并出现了一种新的游牧人群,嬉皮士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我第一次听到yesterday的时候,心醉了。因为,这首歌正如孔子对《关雎》的评价,哀而不伤、乐而不淫。在淡淡的哀伤中,清透着少男或少女隔着窗户纸看,或明或暗。上大学后,疯狂的把披头士乐队能找到的视频都看了,这几位确实有些另类。因为头发浓密,而且长,在美国被称为了坏男孩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进了手术室后,我朝音乐的方向看了看,是一个大约60厘米左右的音响。音响的腰身上,插着有个U盘。手术室里面的温度,明显比外面要低一些。我环顾了手术室,约莫60平米左右,里面已经准备就绪,印像中共7个人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护士们在摆弄着显微镜,应该是在准备毛囊分离。一个护士问我,紧张吗?我笑而不语,她便将一个长型的手术台摆弄了一下,让我躺下、我顺从的仰面躺下了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但是她笑了,并解释说,毛囊提取,肯定是要提取后枕部。要是这样躺的话,我们没办法在后枕部提取了,得爬着躺,我心里有些不乐意了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因为,我认为我脱发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的睡眠质量有问题。我睡觉的时候听不得声响,尤其是别人呼噜声,一般从躺下到入睡得折腾一个小时左右。小的时候,还可以一只羊、两只羊,长大了羊没了、睡着也只能翻来覆去了。还有一个最致命的毛病,我记忆中,我从未爬在课桌上睡着过,当然这与上课表现好无关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我要是把头埋在双手间,爬在桌面上、或者两手臂交叉,把头靠在手上,闭上眼睛我就会想吐。感觉头晕,有的时候,我甚至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可现在,居然让我爬着,并且让我将脸对着一个圆形的孔。我犹豫了下,总不能因为这样,就退缩了,钱也给了。勉强的爬了下去,假装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随后,医生进来了,让我要是爬着不舒服了,可以调整一下,只需要跟他事先说一声就可以了。护士补充到,那我们现在就开始消毒了,有点凉,别紧张。不知道是撒什么东西在我后脑勺上,确实有些凉。消完毒以后,医生告诉我,现在打麻药,稍微的有点疼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确实有些微痛,一共扎了七八下吧?忘了!从术后我自己看照片的情形,手术台上,我只露出了半个后脑勺,也就是后枕部,上面还捆扎了不少毛巾。
         
而我,除了能看到医生穿着绿色的拖鞋、护士穿着红色的拖鞋外,别的就看不到了,但精神确实非常的清醒。医生告诉我,要开始取发了,要是感觉到痛或者爬着不舒服了,提前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1

好友

253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5Rank: 5

贡献
5
发币
166
威望
5
发表于 2017-5-25 00:48:26 |显示全部楼层
说一声,千万别忍着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我闭上眼睛,感觉确实不痛,只是微微发麻,像是在理发的时候用带电的推剪一样。以此同时,披头士乐队的yesterday播放完了。下一首,不知名的歌,没听过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此时我想到的是另外一个乐队,老鹰乐队。因为这个乐队其实是在披头士的影响下产生的,尤其是嬉皮士、以及嬉皮士对毒品、对性的放纵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这几位爷,也是率性的角,甚至有些虚幻。例如他们最出名的《加州旅馆》,此歌如此之销魂,甚至让人不得不感慨美国真是个让上帝留恋的地方。
         “在漆黑荒凉的公路上,凉风吹散了我的头发。科里塔斯温热的气息在空中袅袅上升,抬头极目远方,微微灯光闪烁。我的头脑变得沉重,我的视线越发模糊。必须停下来了,寻找过夜的地方。”歌词当然很多,但是我记不清楚了,大体描述的就是人在吸毒后的各种虚幻的感觉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我脑子里哼唱了一遍《加州旅馆》,我有些无聊的问到,手术室里面放点轻音乐确实挺让人放松的,是谁想到的主义。医生介绍,也只能放点轻音乐,其实是他们忘了告诉你,否则你可以将你喜欢的舒缓一点的音乐拷在U盘上,手术的时候听。典型的答非所问,可能这很正常,很难说出来是谁最先想到这么做的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我动了动脸,因为我主要是用左边的脸“着陆”,几分钟后,就感觉脸部肌肉有些压迫感了,尤其是我这种只有脸皮没有肉的人,呵呵。医生再次问我,不舒服一定要说,可千万不能忍着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此时,我的鼻子感觉有点痒,那种有点想抓的痒。但是,我又是爬着,两只手与脸被手术台隔开了,够不着。深呼吸,抿着嘴,朝鼻子的方向吹了吹,有些不解“馋”,但聊胜于无总比没有的好。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虽然有音乐声,但我还是能明显的感觉到医生与护士在紧张的忙碌着,除了与我说话外,他们都像是不愿意打破音乐声中的宁静一样。我也知趣的安慰说,看来现在和医生护士聊天,有些不合时宜的,算了,还是自己一个人玩吧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广播台

手机QQ扫一扫添加3000人植发QQ群
QQ群号:273265857